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市长声音

龚 正:加快发展新质生产力 为高质量发展注入强劲动力

     点击数:728 字号:

文/龚 正 上海市人民政府市长

发展新质生产力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立足全局和长远、着眼高质量发展这个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首要任务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上海加快建成具有世界影响力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际大都市,在推进中国式现代化中充分发挥龙头带动和示范引领作用,必须深刻领会发展新质生产力的重大意义和实践要求,努力在发展新质生产力上勇争先、走在前。

  发展新质生产力是上海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关键所在

习近平总书记创造性提出新质生产力这个概念和发展新质生产力这个重大任务,深刻回答了“什么是新质生产力、为什么要发展新质生产力、怎样发展新质生产力”等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这是对马克思主义生产力理论的创新和发展,对于我们以高质量发展全面推进中国式现代化具有重大现实意义。

上海有效应对外部环境严峻复杂变化,必须大力发展新质生产力。当今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加速演进,不稳定、不确定、难预料因素明显增多。上海作为我国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和深度链接全球的国际大都市,受到外部环境变化的影响更早、更大、更直接。生产力是一切社会变迁和政治变革的终极原因。面对深刻变化的国际形势,努力掌握先进生产力质态,才能在世界经济发展方式、分工格局和治理结构重塑中占据优势地位。我们要更加坚定自觉地培育和发展新质生产力,以科技创新引领现代化产业体系建设,继续做大经济总量,提升上海国际经济中心地位和全球经济治理影响力。

上海积极抢占科技竞争和未来发展制高点,必须大力发展新质生产力。当前,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深入发展,人工智能、量子科学、合成生物学等前沿技术不断取得突破性进展。总体来看,很多新技术、新产业尚处于起步阶段,在许多领域各国的基础和水平还比较接近,这为我们实现“弯道超车”“换道超车”提供了有利条件。上海肩负着加快向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进军、更好代表国家参与国际合作与竞争的重要使命。我们要抢抓机遇,聚力推动前沿新兴领域创新突破,打好关键核心技术攻坚战,努力取得更多原创性、颠覆性科技创新成果,源源不断形成新质生产力,赢得未来发展主动权。

上海加快摆脱传统经济增长方式,必须大力发展新质生产力。上海仍处在新旧产业接续期和新旧动能转换期,对旧动能的依赖还比较大,新动能的推动力还不够强,产业发展也面临日益突出的人口、资源、环境等约束。加快形成新质生产力,是推动新旧动能转换、提升经济发展质效的治本之策。我们要着眼培育和发展新质生产力,积极改造提升传统产业、培育壮大新兴产业、前瞻布局未来产业,不断做大做强经济增长的接续力量。同时,要以发展新质生产力为重要抓手,创新生产要素配置方式,加快从过去主要依靠要素投入驱动经济增长,转向更多依靠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努力推动上海经济高效增长。

  坚持系统观念,因地制宜加快发展新质生产力

  培育和发展新质生产力,是一项战略性、全局性、系统性工程。我们要深刻领会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新质生产力的重要论述,遵循科学的方式方法,从上海实际出发,加强整体谋划,做到统筹兼顾,在工作实践中着力处理好四个关系。

处理好“长”与“短”的关系。发展新质生产力要以资源禀赋为基础,扬长补短,找准突破口和发力点,有选择地推动新产业、新模式、新动能发展。在补短板、强弱项的同时,更加注重锻长板、扬优势。上海的优势在于科技综合实力强,拥有数量众多的国家级科研平台、高水平研究型大学、新型研发机构、企业技术中心和外资研发中心;在于产业转型升级早,基本形成了以现代服务业为主体、战略性新兴产业为引领、先进制造业为支撑的产业发展格局;在于人才资源总量大,全市人才规模达到675万人,仅集成电路、生物医药、人工智能三大先导产业人才数量就超过80万人,这些都是培育和发展新质生产力的重要基础和有利因素。我们要持续深耕具有比较优势、领先优势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和未来产业新赛道,着力营造良好产业生态,努力让优势更优、特色更特、强项更强。

处理好“立”与“破”的关系。发展新质生产力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必须遵循先立后破的原则,把握好工作节奏,稳扎稳打向前推进。尤其是要善于用发展的眼光、创新的思维看待传统产业。传统产业是现代化产业体系的基底,不能当成“低端产业”简单退出。对上海来说,钢铁、石化等传统产业在经济中仍占有相当大的比重,其中部分产业还是优势产业,通过技术升级、设备更新、数字赋能、业态焕新等途径,这些传统产业也可以脱胎换骨,孕育形成新质生产力。“该立的要积极主动立起来,该破的要在立的基础上坚决破。”对高能耗、高污染、高危险、低效益的落后产能,要持续做好清理淘汰工作,为发展先进产能腾出更大空间,促进产业链价值链向高端延伸。

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新质生产力既需要政府超前规划引导、科学政策支持,也需要市场机制调节、企业等微观主体不断创新,是政府“有形之手”和市场“无形之手”共同培育和驱动形成的。我们要针对前沿科技创新投入大、周期长、不确定性强等特点,加强体制机制创新,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努力实现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良性互动。一方面,加快建立高标准市场体系,大力培育科技领军企业和创新型企业,进一步强化企业科技创新主体地位,加速资金、技术、人才等创新要素资源向企业汇聚。另一方面,充分发挥新型举国体制优势,有组织推进重点领域基础研究和关键核心技术攻关,不断优化产业发展规划和支持政策,持续深化一流营商环境建设,着力打通束缚新质生产力发展的堵点卡点。

处理好发展与安全的关系。发展与安全是一体之两翼、驱动之双轮。发展新质生产力对维护国家安全至关重要,其自身发展也需要不断夯实安全根基,努力做到发展和安全动态平衡、相得益彰。当前,随着人工智能、生物医药等领域突破性技术的快速发展和广泛应用,数据安全、隐私保护、技术伦理等问题日益凸显,一些颠覆性技术也存在被滥用的风险,必须强化风险意识,树立底线思维,提高安全保障能力,切实守护好新质生产力发展成果。我们要着力构建保障技术创新的高效能治理体系,加强对新技术、新应用的安全监测预警,及时完善法规标准和监管办法,明确安全边界,探索政府、企业、社会多方协同共治机制,规范引导新技术、新应用安全有序发展,努力营造有利于新质生产力发展的安全环境。

围绕发展新质生产力,推动创新链产业链资金链人才链深度融合

发展新质生产力,创新是动力,产业是载体,资金是支撑,人才是关键。当前,上海正在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考察上海重要讲话精神,以加快建设国际经济、国际金融、国际贸易、国际航运和国际科技创新中心为主攻方向,统筹牵引经济社会发展各方面工作,持续提升城市能级和核心竞争力。我们要在更高起点上全面深化改革开放,大力推动“五个中心”联动发展、耦合共生、相互赋能,更好促进科技创新、实体经济、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协同发展,努力实现创新链产业链资金链人才链深度融合,为加快形成新质生产力创造更加有利的条件。

着力强化科技创新策源功能。把加强科技创新特别是原创性、颠覆性创新摆到更加重要位置,推动上海国际科创中心功能全面升级,努力成为科学新发现、技术新发明、产业新方向、发展新理念的重要策源地。一是打造体系化战略科技力量。支持和保障在沪国家实验室及基地、全国重点实验室等高质量运行发展,完善高水平研究型大学创新体系,建好用好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培育更多原创力强的“链主”企业。二是提升重点领域基础研究水平。加强基础研究系统部署和前瞻布局,推动建设一批基础学科研究中心、前沿科学中心,深化基础研究先行区建设,建立健全高风险基础研究风险分担机制,力争取得更多“从0到1”的原创成果。三是推动关键核心技术攻关突破。探索关键核心技术攻关新型组织实施模式,完善行业、企业出题机制,优化“揭榜挂帅”“赛马”等实施路径,努力破解一批“卡脖子”环节,在产业发展最前沿、最具潜力的领域抢占先机。四是健全科创产业融合发展的体制机制。深化科技成果产权制度改革,推进张江高新区、“大零号湾”科技创新策源功能区建设,加快打造一批高质量孵化器,实施专利转化运用专项行动,构建科技咨询、研发测试等全链条科研服务体系,努力促进各类创新要素、产业资源集聚耦合、叠加碰撞,形成产业发展“核爆点”。

着力提升产业高端化、智能化、绿色化、融合化水平。坚持以科技创新为引领,把更多科技创新成果及时应用到具体产业和产业链上,积极推进新型工业化,加快建设“(2+2)+(3+6)+(4+5)”现代化产业体系,培育一批世界级高端产业集群。一是推动“2+2”,加快传统产业转型升级。一手抓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两业融合”,一手抓产业数字化转型和绿色低碳转型“两个转型”,促进数字技术深度赋能传统企业发展,推动工业领域大规模设备更新,鼓励钢铁、化工、电力等传统高耗能企业实施绿色化技术改造,建设绿色制造标准体系和绿色低碳供应链体系,努力把传统产业打造成为发展新质生产力的重要阵地。二是壮大“3+6”,打造新兴产业创新高地。落实国家战略部署,勇担使命任务,深入实施集成电路、生物医药、人工智能三大先导产业新一轮“上海方案”,下大力气提升产业链供应链韧性和安全水平。推动六大重点产业创新发展,加快打造电子信息、生命健康、汽车、高端装备4个万亿级产业集群,先进材料、时尚消费品2个五千亿级产业集群。三是培育“4+5”,抢占未来产业发展先机。深入实施数字经济、绿色低碳、元宇宙、智能终端四大新赛道产业行动方案,持续加强未来健康、未来智能、未来能源、未来空间、未来材料五大未来产业方向布局,聚力打通产业链供应链核心环节和技术堵点,积极探索产业发展路径、投融资模式和支持政策,努力在若干细分领域率先确立产业发展优势。

着力促进“科技—产业—金融”高水平循环。着眼科技创新和产业创新全链条、全过程,积极疏通资金进入实体经济的渠道,大力提升金融服务质效,以高效率资金供给推动全要素生产率持续提升。一是推动金融更好支持全过程创新。依托科创金融改革试验区等重要平台建设,健全以科技信贷、科技保险、股权投资和多层次资本市场为基本架构的科技金融服务体系。进一步促进股权投资行业高质量发展,发挥政府引导基金、专业化社会组织等作用,引导长期资本、耐心资本投早、投小、投硬科技,打通科技企业孵化的“最先一公里”。配合中央金融管理部门,深化资本市场改革,提升上海证券交易所主板、科创板等功能,打通科技企业上市的“最后一公里”。二是推动金融更好支持产业体系升级发展。引导金融机构适应技术、数据等新型生产要素特点以丰富产品和服务,探索绿色金融、转型金融、数字金融等新业务,整合运用多种金融工具,为短板产业补链、优势产业延链、传统产业升链、新兴产业建链提供长期稳定的资金保障。三是推动金融更好支持经营主体稳健发展。特别是大力发展普惠金融,完善普惠金融顾问制度、大数据普惠金融应用平台、政策性融资担保基金等服务机制和政策工具,进一步提升供应链金融服务水平,努力促进广大中小微企业综合融资成本稳中有降。

着力打造高水平人才高地。按照发展新质生产力要求,制定实施具有国际吸引力和竞争力的人才政策,深入推进人才和教育、科技资源融合集成,为上海科技创新、产业创新提供更加有力的人才保障和智力支持。一是放眼全球加快集聚高层次人才。发挥开放引才的综合优势,深入实施人才高峰工程、重点产业人才引育专项等计划,持续打响“海聚英才”全球创新创业大赛、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等品牌,大力引进集聚一批站在国际科技前沿、引领科技创新发展方向的战略科学家及其团队,更大规模引进海外青年才俊。同时,深化教育综合改革,完善基础学科拔尖创新人才培养机制,不断提高人才自主培养质量。二是推进人才发展体制机制综合改革试点。加大人才发现、推荐、评价等各环节放权松绑力度,深化职称评定、科研经费管理等改革,建立健全科教融汇、产教融合等机制,构建梯次合理的金字塔形人才结构,充分激发人才创新创造活力。三是打造高品质人才生态。精准对接人才在落户、安居、出入境等方面的需求,深入实施全球人才优享服务、人才全周期服务改革,整合优质资源,提升服务品质,努力营造世界一流的人才发展环境。

(来源:学习时报)